欢迎访问扑克王APP官网

乐桂堂家具

厂家直销 质量可靠 诚信经营

让广大养殖户用得放心、平价、优良。

18169824988 18029287672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返回列表页

化疗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偶尔看到这个问题,呆坐在手机前好久,思绪如同潮水般袭来,请原谅我用如此没有新意的开头作为我回答的开始。。。

  本人于2012年2月22日被诊断出APL。。不认识这个病的请自行百度。。。马上收入沪上血液病最厉害的xx医院。。

  开始受到的心里冲击是很大的。。开玩笑,虽说已是大叔一枚,可是我看上去还是很年轻的。。又热爱运动,我咋会得了这种病呢?一度拒绝治疗,不过在妻女父母的护送下终于还是进入病房,这是人生第一次有自主意识的进入病房,感觉很干净,医生护士永远来去匆匆,依律问了我很多问题。。。签了很多字。。在床头挂了个牌子。。一级护理。。严禁下床。。

  饭后主任来到床前,和我谈了一会。告诉我大概的方案,给我鼓了鼓劲。。。两点。药来了。原本以为会有很多奇奇怪怪的仪器。。。就和旁边床的一样。。后来我才知道那些是氧饱和和心电监护。。。护士扎针,送药。。我就静静的躺着。。看着五颜六色的药水送入我的体内。。。说实话。。前三天没啥感觉。。我还和护士mm说。。这就是化疗啊。。。没啥啊。。嘻嘻嘻。。护士呵呵呵。。我没有看出她眼神想要告诉我“你还真是图样图新破啊”。

  第八天,开始了地狱之旅。。突发性高烧四十度,医生护士忙乎一阵后俩小时体温下去。。那时我已经下不了床了

  第九天,突然觉得鼻屎好多。。和老婆说,拿张纸巾来。。用力醒了鼻涕。。。靠。。出血了。。血流不止啊啊啊啊。。医生护士又是一顿忙乎。。鼻腔里塞了两根明胶海绵,若干纱布。。止住了血。。变猪头了。。

  第三十七天,迈着颤抖的腿,穿着厚厚的羽绒服,慢慢走出医院。。。老子终于挨过去了。。

  we are all in the gutter.but i am still looking at the stars..身在井隅,心向璀璨

  第一次,安素泰,周四给药,周五无事,周六 开始恶心,反胃,全身痛,睡不着,周六晚间达到高峰,周日下午开始缓解,周一早基本恢复,周二三基本正常

  第三次,安素泰+赫赛汀,重复上周节奏,反应强度与上周持平,新增掉头发现象,一把一把掉,头皮痛,决定今晚直接先剃掉,

  活下去比什么都重要,我上有七十老父老母,下有4岁半稚龄幼女,化疗再痛苦也要忍耐,在此与各位病友共勉!

  安素泰+赫赛汀方案到第10周的样子,开始出现外周神经受损的症状,具体就是手指脚趾麻木,感觉异常,指甲出现淤血且很久不能消失,脚趾甲偶尔会出血。

  接着转入环磷酰胺+表阿霉素+赫赛汀方案,三周一次,第一次很难受,足一个星期基本不能起床,恶心,严重乏力,眩晕,第二次症状减轻,现第待第三次

  好处是两次之间的20天,前十天比较辛苦,后十天还是比较正常的,昨天还带女儿去公园玩了半天,呵呵,,,,

  2010年在最一年最热的月份里,我开始了化疗。一共做了6次大化疗,用的就是人们口中的红药水-吡柔比星。一直觉得自己在人生刚刚开始绽放时就开始枯萎了,豆蔻年华剃去精心烫染的长卷发,和男盆友分手,这些在化疗的痛苦面前真的不算什么。现在有picc,药水可以直接打入体内,可在十年前,就是需要用留置针,每次化疗必须打不同的位置,因为只有一个手可以打吊针,所以那次找扎针的位置就是很痛苦,手背手腕手侧,六个疗程下来我的左手的血管几乎都没有可以下针的地方了。最后一期,因为血管已经没有任何弹性,扎进去的药水都渗透出来,腐蚀了皮肤,还好妈妈及时发现,重新换针,可是由于药水的原因,就连针头都堵住了,原本2小时的化疗后还有2小时的营养补充剂,整整吊了6个钟头,期间手被绑着不让我动一动,就怕针头又戳破血管,用护士的话说,这个血管又脆又细。整整在一年的时间内,左手的血管一直隐隐作疼。

  好在一切都过去了,我也会安慰和我相同遭遇的女孩,要相信自己,人生的道路还长的很。现在的我属于随遇而安,虽然有时候可能会想着好多如果,但是也经常安慰自己还是幸运的。每次去庙里祈福,只求:和乐安康,这简简单单四个字。

  以下全部引用自《只有医生知道》化疗听着吓人,其实只是化学治疗的简称,是一种使用化学合成药物治疗疾病的方法。除了口服,大部分化疗都以静脉输液的形式完成,也就是打点滴,我们医生一概龙飞凤舞地写成iv drip。

  这些化疗药物大多无色无味,但杀伤力巨大。使少了没用,说不定还把恶性肿瘤给逗得产生了耐药性,药也就此不好使了。用多了要命,能直接把病人给毒死了。所以,给药剂量至关重要。

  在妇科肿瘤病房时,我鼓鼓囊囊的白大衣兜里又多出一个小型计算器。它粗陋并且毫无设计感,外头是最普通的塑料壳子,后边别一个小号电池,倒是挺沉实,但只能做最简单的加减乘除,是医药代表白给的。老百姓整天骂我们医生丧尽天良,开药拿回扣,我就纳闷了,这些昂贵的化疗药物都是打我们住院医师手里开出去的,都是经过我这老总逐一核对确认过的,除了一灰了巴唧的计算器,除了我们整天累得铁灰的一张脸,咋就从没见过丁点儿别的灰色东西呢?

  化疗病人每天早晨大便小便后,只穿背心裤衩,在护士站的体重秤上测量身高和体重,护士把这两个看似普通,却非常重要的数据记录在体温单的左下角,医生根据这两个数据,先拿卡尺计算病人的体表面积,再根据体表面积计算每种化疗药物的剂量。

  每天清晨,我都会被三元桥社区大妈们的锣鼓秧歌准时吵醒,跨上自行车之前,我用标准的北京话和楼下大妈打招呼,吃了吗?到了东单,存好自行车,风风火火赶到病房,交班之前,先到病房转一圈,我对着每个今天要化疗的病人问,拉了吗?

  要是病人实在没有拉大便的感觉,护士就给她们肛门里来一只开塞露,总之,这屎必须拉。否则肚里的一泡屎尿就可能增加她们的体表面积,直接导致算给她们的化疗药物剂量增加。化疗药物杀敌一千,自伤八百,病人可能就因为早晨少拉了这一泡屎,招致严重的化疗副反应。

  核对和确认化疗后,我拎着装满洗发水、沐浴露的洗澡篮子去手术室。经常人都走到病房门口了,又被护士拎回去更改和重新确认一些细节问题。路上碰到不明真相的病人家属,他们常会一边狐疑地打量我,一边毕恭毕敬地寒暄:“小张大夫好,您洗澡去啊?”我也没工夫解释,嗯嗯啊啊地招呼着,急匆匆赶路。

  晚上,一天的手术结束,最开心的是能在手术室洗个澡,除了解乏,更重要的是能洗去血液尿液组织液、细菌病毒微生物等各种肉眼看不见的细微崩溅物,免得回家大志一亲脸蛋,把乙肝梅毒艾滋病给嘬了去。顶着一脑袋湿漉漉的头发,回病房的步伐也终于不那么急促,这时,早晨跟我打招呼的家属再遇到我,同样是一弯腰,毕恭毕敬地问候:“小张大夫好,您洗澡回来了?”

  敢情我这一天净洗澡了,还好手里的篮子不像菜筐,否则,病人还以为这医生溜出去买了一天的菜。

  今天是结束第五次化疗回家后的第四天,刚满了27岁,想着26岁一半的时间都在体验化疗这件事,还是来知乎上写点啥留个纪念好了。

  首先说下我这个病,交界性卵巢肿瘤,一颗墙头草,介于良恶性之间,医院里的医生视为恶性肿瘤给我在术后定了六期化疗,但是不在医保的重症范围内,嗯,不知道算不算是奇葩。

  发现之前当然是从来没想过自己会惹上这个病,不疼也不痒,大姨妈一直很正常,直到体检的时候,一群医生十分严肃看着三维彩超屏幕告诉我我肚子里有两个大包块。

  嗯,怎么说呢,不到这个时候真的无法体会体检的重要性,这个真的是可以救命的。我确实想用一个过来人的身份告诉大家要好好重视体检,对自己对家人负责。但是世上有这经历的不止我一个,还有比我专业的多的人也会经常呼吁,可是人们总有这样那样的理由去忽视了这个,也是无奈。

  然后就是选择治疗医生和医院。事情能做的怎么样,其实人很关键,道理大家都懂,就是找大医院经验丰富的医生,这个可以网上搜一下,什么业内排名什么口碑评价之类,靠谱的医生学历出身啊发表过的论文啊啥的都是逼格满满的。本来我觉得搞事情之前网上了解一下相关信息是最正常不过的事,后来跟一些病友交流发现还是有因为找关系打

  还有就是要警惕所谓很厉害的民间医生,嗯有些亲戚朋友估计会好心向你推荐他不知道从哪打听到的很厉害的医生,说是已经治好了很多你这样啥啥啥的。骗子太多,手段各异,对生命还是科学严谨些吧,嗯,至少请认准正规医院。

  我的主治医生年轻貌美,医术高超,经验独到,跟我做术前沟通的时候就说,你这有可能是良性,有可能是恶性,需要在手术后做病理检测分析才能确定,不过我怀疑这是个交界性的,结果与她的猜测一般无二。

  不过,治病从来不是医生一边的事,好医生能在大方向给你掌控好让你不走弯路少折腾,但是路上的沟沟坎坎还是得自己一步一步迈过去。

  我手术后没用止疼棒,在硬抗了两天后觉得又活过来了的时候,医生说,嗯,可以上腹疗了。然后他们就用导管将化疗药灌到我的肚子里,让刚动完刀子的盆腔在药里好好泡泡。于是好不容易恢复了的精神就又给折腾没了,整个人像被什么罩住了一样,懵掉了。然后就是一阵一阵的发汗,不过每出一阵汗,整个人就会感觉轻松一点。

  出院后三个星期,开始了正儿八经的化疗。我的化疗每期三天,第一天和第二天上化疗,第三天全部都是辅助药物。

  第一次化疗是在一个周末,就没弄picc置管,直接打的留置针。在医院化疗的三天比起手术后的那几天真是好过的太多,毕竟动作快一些晚上十一点就可以打完然后睡觉,也没有十分刺激血管的药物让你整个胳膊疼的恨不得没了才好,稍微的不适就是半夜会被恶心醒,然后吐两口就可以继续睡觉了。

  我本来想着不舒服就睡觉就好了,但是还是太天真了。整个人除了脸和脖子肿了样的疼、精神状态不大好,乏力、嗜睡外,最难受的是整个消化系统紊乱。回家后的四五天内见不得油,见不得肉,见不得米饭,见不得一切难以消化的东西,口中发苦,食欲不振,但又得看在白细胞的面子上吃吃吃。什么补血的五红汤,泥鳅汤,天知道我重来都不吃和蛇长的一样的东西。最为折磨人的呢,就是肚子不舒服,就像闹肚子那样的不舒服。一般来说这种不舒服在蹲完一次厕所就可以解决,但这次连续整整疼了四天,什么小说动漫都没法分散一下注意力。当然这几天也是一会冷一会热的不停出汗,被子就干了又湿湿了又干,以后几期都是如此就不多说了。

  好在这种难熬的日子也就四五天,过了人就开始变得轻松精神了。只可惜第七天查血的时候,白细胞降到了3以下(正常范围为4-10),要连续打三天的升白针。一开始我是没想到这个升白针也是个磨人的,第二天晚上十一点多,这个药刺激骨髓弄的我全身骨头疼,我当时再也撑不住坚强窝在被子里嚎啕大哭,后来我在后背和脊柱那里放上了热水袋,出了好几身汗才感受一些。三天打完升白针再去查血,白细胞一下高到了14,又高了……

  以上是第一次化疗的经历,每次虽大致相同,但还是各有差异,有时间再慢慢写写,嗯,碰到的困难,还有我应对的办法。

  第一次化疗后十五天左右的时候开始大把大把掉头发。之前想着会掉头发,就在家让妈妈给帮忙剪了,只不过前面我看的见的部分差不多还有齐耳长,后面看不见的就减的特别短,结果后面剪短了的反倒没前面掉的厉害。在掉的越来越多的时候我把所剩无几的都剪到了最短。

  一直做了五期化疗头发也没掉光,反而从一开始掉头发的时候就感觉在不断的长新的。只是化疗后人真的感觉很虚弱,回家后的几天都关在房间窝在被子里不出门,因为不停的出汗,开个房门都觉得有冷风凉的头疼。我后来就弄了个全棉的浴巾帽裹着,吸汗又保暖。

  头两天化疗都挂针挂到凌晨两点,吐了一晚上直到五点实在受不了打了一针止吐针才睡了会。第三天下午四点挂完针要出院的时候又开始吐,又打了一针止吐针回家。

  回家后熬个四五天缓过来了。白细胞还是降到了3以下,这次我就只打了一针升白针,查血后升到了3以上就没再打了,倒也没有第一次那么疼。

  第二次化疗结束后,就慢慢开始腹胀便秘了,那种感觉就算肠子死到肚子里了,没有生机不会动。在第三次化疗的时候,医生给开了便乃通,一开始喝的挺有用,但是没几次就没用了。在第四次化疗前找中医看了看,医生说是因为太虚了肠子没劲,给开了副润肠的方子,喝了挺管用的。再往后,我试了开塞露,也挺管用。

  二次化疗后在家休息的时候,有个同学给我发了一个用艾灸升白的视屏,起初我也就看看没怎么当回事,第三次化疗结束后查白细胞又将到了3以下,我妈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在家给我做了三天艾灸,再查白细胞居然真的就升起来了。第四次化疗的时候我妈直接在医院给我边化疗边艾灸,回去继续做了三天后查白细胞在4以上很正常。个人经历来讲艾灸还是很好用的,至少没再让我操心白细胞太低这回事了。(有需要的或者感兴趣的直接百度艾灸升白细胞,这方面的介绍挺多的)

  化疗后的一个月用来护肝,在医院打了半个月的针,转氨酶这玩意真难降下来。

  一个月后待体力恢复了一些就出门转了转,去爬了武当山。爬山的感觉就是体力跟之前比较差多了,走两步就要歇一下,硬是花了常人三倍的时间给爬了上去,第二天一大早起来看日出,感觉很幸福。

  两个月的时候感觉上腹部像有一根细长的铁丝勒着我的肋骨疼,一直堵着上下不通,便秘的问题一直也没解决,就去看了中医开了一些中药来喝。中药这个问题,很多人都很反对,包括我住院的管床医生,出院前问他要不要开中药调理,他的意思是我自己慢慢恢复就行了,不需要再做任何治疗了,而且中药一般都是有毒的,我的肝不好就更不要去喝药了。个人体验来说,喝了中药一个星期后,每天两三次大便,可以感受到上腹部堵着的地方被搅动了,开始了缓慢的疏通,只是一个月还没完全疏通。疏通的过程可以感受的到有气从肋骨左右两端向下走到肚脐一线,有的会堵在肚脐一线,有的会继续往下走最后汇到下腹部。这个体验固然新奇,但是会感受到整个腹部被扭曲,有时感觉腹胀要炸开了一样——对于每天蹲两三次厕所的人来说这绝对不是便秘引起的,期间还做了一次CT也没看出任何问题。医生们也没太当回事,也没人知道为什么我那里会堵着疼,后来无意间看到了三焦示意图,用我自己的话来说就是三焦不通啊摔。

  先見之明,沒敢用廉價的國產藥,所以說是沒掉頭髮(我目前不跟家人在一個城市).

  --------------------------回忆分割线---------------------------

  复杂的我不愿深想,那是这个社会哪儿都有的泥淖,但是我所看到的纯粹却也是我不想忘却的部分

  因为这都第五次住院了,没办法按编年史那样的记录,那我干脆写成人物小传好了

  其实老秃只是典型的发际线稍高的年轻男大夫,被老大起了这么个名,替他伤心一分钟,不过,我一直觉着我大哥还是贼帅的,说起来,我算是老秃进击路上用来练手的炮灰吧。。。毕竟,我是他做过的第二趟手术啊,我是不是该庆幸我事先并不知道。。。年轻医生嘛,身上还是能看到朝气哒,表现为对负责的病人还是很上心的,当然,还是少点磨练,一个主治大夫,对自己开的药不太清楚让病人怎么吃这种事我能不吐槽?算了,大事上不马虎就可以惹,总要给年轻人点成长空间嘛。老秃总的来说,还是分分钟暖了我的,寒假回家那一趟的血常规嘱咐,再回医院听护士长阿姨说的在我回来头两天就在科室嚷嚷着我要回来了得腾出床……这些,可能只是他的职业责任感使然,我却庆幸我能碰上这样一个大哥,遗憾的是,到我第四次住院,他就已经走惹

  比起大夫,每天要跟我进行身体接触,毫不手软的在我手上扎出各种针眼的就是各个貌美如花的护士姐姐,她们容貌各异,性格各异,扎针手法各异,接触多了,想到某个姐姐,就感觉自己手上一疼嘤嘤嘤

  最开始的时候。。。我脸盲,不过她俩差别还蛮大的,一个不苟言笑的,一个则画个小红唇笑呵呵的,后来,我发现,一样好玩好嘛

  那个不苟言笑的,这次终于找到了我的辩识点,总找着我眼睛说事,说你这菇凉眼睛咋睁这么大,这么亮,我说,因为没睫毛(微笑脸)估计这梗她记住了,上午说的下午查完房出门的时候还跟其他医生姐姐学来着我能没听见233

  那个笑呵呵的,总是笑眯眯的问我情况,我好不容易翻书学习总能被她碰着,怪不好意思的2333,于是她顺便缅怀了一下当年也曾是学霸的自己,好萌啊

  老秃之后接管我的医生姐姐,跟邻家姐姐似的大夫,我还知道她就我们对面那学校毕业的,一直想看着这个套近乎,没找着机会23333,

  她会为了我一句11点左右到等到11:30走,我却被该死的普通话考试牵绊住了脚爽了约

  简直活成了传奇的60后有个80后上海已婚小男友的出口成段子的阿姨,这阿姨真能写本书惹

  一点都不显年轻比麻麻胖一倍但人超级好的小姐姐,把帮助别人当成一种再自然不过的行为,真的好可爱!

  大家都有自己的故事,都经历了不一样的人生,却因命运这一折彼此碰撞了那么一下

  action 1 某天晚上屋子里关灯呢嘛,然后护士姐姐过来看隔壁床阿姨情况,然后。。。就训了我一顿,说我怎么还不睡。。。怎么能不打灯玩手机。。一种被老师抓到的窘迫感23333

  action 2 护士长阿姨都对我有一种语重心长之感,有一个几乎我每次来,她得把我手腕拽过去,然后叹气一番说当时为什么不置管,这些药物对血管伤害都是不可逆的,还有一位也是每次都不忘嘱咐我用药的时候一定要多喝水,嘤,好感动

  action3 果然,最后的完结之旅总要有波折,于是在第六次化疗入药的第二天,我边看着综艺边边眼睁睁看着护士姐姐扎错了针,于是只能重扎却又失败,只能换昨天刚扎过的手,心疼满目疮痍的手N分钟

  action 4 因为顶着个光头出去还是要很久的心理建设的,所以每次护士姐姐集体广播拿体温计的时候我都装死假装听不见,然而总是幸运的,要么是隔壁床叔叔阿姨顺手就帮我取了,今天还有个护士姐姐特意问家属在伐,我回说不在之后特意给我送了过来

  action 5 护士小姐姐话多不多完全取决于她心情状态怎样,今天打完针拔针的时候小姐姐谜之得瑟让我看她血管,我没反应过来,打眼一瞅,哦,你厉害你厉害,血管明显了不起哦,随手回一嘴羡慕呗,她说那是,我瘦呗。。。扎心了呀老铁,我之前血管很明显的好嘛!现在越来越细怪我喽,每天让这些小姐姐攥着我的手找下针的地方我知道你们不容易,那也不带对患者人身攻击的呀(。ò ∀ ó。)

  action6 我觉得吧,我现在乐观的不正常,今天Y姐姐告诉我白细胞低到了两点多,昨天还五点多呢,我第一反应居然是,卧槽,这么牛逼???

  -------------------回忆结束分割线--------------

  拿起手机之前觉得自己有好多要写的,然后现在突然觉得没什么深刻的,就是这样痛苦且不在意的度过了呀

  有一个这样性子的自己,平时忧天忧地,忧前途忧命运的,反倒是生理上的痛苦到没这么在意了,前两天跟一个跟我同毛病的小姐姐在医院遛弯时,我说我哪没有心理压力呀,我愁死找工作了,她就惊诧脸,你现在心理压力居然是这个,我回以无辜脸,昂,是啊,很奇怪吗。

  还得感谢作天作地平时转成陀螺的自己,化疗间隙就没把自己当病人使,该干嘛干嘛,还给自己找额外的活干,现在想来,得亏没把自己当病秧子整天赖床上,不然可能还真没现在这样经历了六个疗程还精神抖擞的,毕竟,我是一个化疗间隙还参加了体测的人「手动围笑脸,经历过大学体测的人知道这意味着什么,而且我还及格了」

  对了,还得感谢我那一群从来就把我正常人看的室友,手术之后,我就没享受过病人待遇,她们每天对着一个光头也适应良好。。。

  27岁,乳腺癌早期,现在刚打完第二个化疗,每次打三天,中间间隔俩周。体验就是从打上化疗药开始大醉三天。上午十点多给化疗药,下午四五点就开始吐。看见啥都不想吃,闻见饭味儿也要吐~病友都说我是铁人,连续两三天不吃饭~嘿嘿~

  骨髓抑制啥的就不说了,那个没什么感觉,查了血常规才能看出来白细胞少了,可是打升白针还是有点浑身骨头痛滴~

  但是现在一想到那个化疗药就一阵阵地反胃,可能形成条件反射了吧……听有个阿姨说,她打第六个化疗的时候,腿一迈进医院,还没打呢,就吓吐了~

  这几天蚊子有点多,出去玩被蚊子咬了一腿的包,我比较想知道吸了我血的蚊子会不会被毒死,还是变成百毒不侵的“化疗蚊子”?哈哈哈哈哈

  我的化疗算相对简单的,周疗,DDP方案。四到六程,我做了四个。对于我来说,化疗本身的反应还能承受吧(也可能人总是选择淡忘不好的感受吧),拉肚子,不想吃饭,没力气,全身像有蚂蚁窜,呕吐倒还好(从小就最怕呕吐,觉得呕吐的感受就是世界末日,所以坚持不吐!)。不过我要同时做放疗,这就尴尬了,放疗也会有肠胃反应,大小便会受影响,而且,最重要的是:要憋尿!!本来就拉肚子,憋前不憋后就够困难的了,还要不停喝水。化疗完难受喝不下水,水还不往下走,越喝越在胃里翻腾!结果。。整个化疗过程中唯一的一次呕吐,居然是喝水撑的。。当时灰常灰常地沮丧啊。。万念俱灰,回家一整天没说话。不过现在想起来,真的是恍如隔世啊。。深深体会到,健康才是真正的自由,要珍惜,要珍惜。

  呀忘了说掉头发的问题。。我头发掉的不多,大概掉了有六分之一?五分之一?由于本身头发太多,掉完发量正好。不过现在又都长全了,还是梅超风。

  刚刚做了四次化疗(恶性畸胎瘤)。人生中体会了什么叫做煎熬。就是要用小火慢慢煎着,熬也熬不到头!化疗带来的恶心感,呕吐、出汗、发冷、骨头痛,一起交织着。随着化疗次数的增多,药物作用叠加,感觉一次比一次强烈。还好,如果全疗程完毕,就可以送口气,好好修养,等待新生活的开始啦。

  我妈做了四次化疗,第一次比较难受,第二次有些疲倦,第三次第四次都很好,这是正常现象吗?医生当初说最好六次,实在撑不住就四次

  虽然没有体验过,但是听说过生产化疗药物的工人都需要很严密的防护措施,由此可知化疗药物的毒性还是很强的,既然毒性强,那么对于人体的伤害应该也可想而知了吧。而且有些毒副作用会在当时反应出来,但还有一些可能会过了一段时日以后才有反应。

  并且化疗的反应与所用的药和剂量都有一定关系,曾经遇见过一位化疗病人,开始几次反应不大,且恢复得也算快,但没想到后来却发生了骨髓抑制的情况,没有食欲,没有力气,腰部酸痛,无法入睡。

  无论是化疗病人还是其家属,都要承受不小的心理压力,既希望通过化疗能够战胜病魔,但是又不忍心看到化疗所带来的副反应。所以说,这时候无论是病人还是家属,都需要得到更多的关心和支持。

扑克王APP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