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扑克王APP官网

乐桂堂家具

厂家直销 质量可靠 诚信经营

让广大养殖户用得放心、平价、优良。

18169824988 18029287672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返回列表页

盲人按摩、针灸、艾灸、正骨、姜疗治疗椎间盘

  原标题:盲人按摩、针灸、艾灸、正骨、姜疗,治疗椎间盘突出,那些德国人难以想象的各种办法。

  智能科技在改变世界的同时,没有忘记这些视力模糊看不清手机屏幕的人。苹果手机都有自带的盲人阅读功能,安卓系统也可以安装相关盲人阅读软件。

  科技让生活美好,麻医生手机玩得很溜。偶尔还会给我的朋友圈点赞。发微信的速度似乎也不受影响。开始我还在想是不是发语音给他更合适,但是他有时候也用文字回复我。

  帮我按摩的时候偶尔有信息进来,手机的盲人播报速度极快,我这样听力正常的普通人,根本跟不上,也听不明白。我问他盲人的听力是不是都异常灵敏?他说几乎都会。

  上帝给你关了一扇门,也会替你开一扇窗。失明以后,他的生活似乎也不是没有阳光。有门手艺傍身,他的生活还是很精彩。

  麻医生是洛阳人,中医世家。因为父母是近亲联姻,导致基因性视力慢慢消退,到大学的时候几乎失明。长春医学院中医学毕业后,他又拜师骨伤科行业里大名鼎鼎的广州龙氏,学了按摩和正骨,才正式入行了盲人最常见的这个职业。

  他的推拿按摩手法非常不错,但是他认为自己在针灸方面更加有悟性。可能是医学院的经历,麻医生比普通的盲人按摩师多了一份医生的抱负。我认识他之初,还见他去广东出差学习。医生的学习永无止境,所有努力都值得被肯定。这点学习的劲头也给他赢得了应有的尊重,所以大家都称他麻医生而不是按摩的麻师傅。

  前几年他还去马来西亚做了两年按摩师,也会到处去旅游。虽然我不懂盲人旅行的那种感觉,但是当我听他兴致勃勃提起去哪儿玩的时候,还是有些感动:热爱生活、对世界充满好奇心的人,不论在什么境遇下,都是一股正能量。

  我是通过一个客户朋友知道他的,这位朋友说是麻医生用针灸治好了她的腰椎,她的另外一个朋友是她推荐过去的。所有医生都让她那个朋友动手术,据说几乎是抬着到麻医生那里去的,经过他几次针灸治疗,竟然好了。

  但在经历过各种“传奇名医“的治疗后,我对此持保守态度。因为这个麻医生上班的地方叫颐尔康,我一直觉得那就是个做大保健按摩的地方。虽然算是行业里比较专业的机构,它有自己品牌的私立腰腿痛专科医院。普通的门店也有这样的综合诊室。

  是疼痛让我愿意一试。何况初次印象还是很好的。麻医生很谨慎,让助手大致帮我看了片子,很细致的问了我的身体状况,做了一些专业的测试,他认为我的情况应该问题不大,还用不着针灸。

  前几次他都是手法替我按摩,按摩很专业,如果我没有病痛,碰到他这样懂身体经脉和肌肉的按摩师傅,那该多好。我想,一定会很舒服。根据他的判断,我有明显的长短腿,并且骨盆有些倾斜。

  或许是保健服务行业性质,与医院的医生相比,麻医生更擅长与顾客沟通。是了,在这里我除了是病患,我还是顾客。颐尔康的费用不斐,两百多一个钟点。可在疾病面前,金钱的唯一价值也就是这样了。何况那个时候我早就被疼痛折磨到视金钱如粪土了。

  比较幸运的是,我之于麻医生,也不只是顾客。他还是个有些抱负的医生,或者说他正处在职业生涯的上升期。对他来说,医治好我,可能比那些钟点费有意义得多。

  其实也不只是他,其它医生在知道我是从德国回来求医的时候也多少都会给我多一些关注,毕竟医治好了我,自己不就是治好外国医生也没能力治好的病嘛。但是真正像麻医生这样认真对待我病情的,还是没有的。

  麻医生每天会发微信跟踪和分析我的病情,并不只是俘于表面的关心。加上他的推拿正骨水平还是很不错,若是我没毛病,被他这样好的手法按摩一次,也还是会念念不忘的。托他的福,我认识了我跟我腰椎有关的各块肌肉。刚上手的时候他十分小心,至少没有让我痛上加痛。而且很大程度上他也一直在鼓励我,给了我许多信心。

  麻医生出差期间,推荐我去郎医生那边推一下骨盆。郎医生是麻医生的同门师兄,他们盲人中医按摩师相互之间的称谓听起来特别有电视剧里的年代感。这年头学校林立,很少有人对拜师学艺有这么强烈的归属感。师兄师弟叫着,拜师学艺的过程是一段令人难忘的年少时光。

  郎医生在一个有小名气的中医康复医院门诊,一进去就知道他绝对是那里的骨干医生,一群的实习生跟着他。视力应该比麻医生好一些。会隔得很近地去看手机屏幕。他的治疗过程算是中西医学科的融合,跟传统按摩不是一种概念,正常只需要20-30分钟就结束了。

  我第一次去的时候,他还没上班,诊室门口就等了6个人。都是来找他正骨的。轮到我的时候,他让我背对着他站好,做了各种体位测试。判断出我是骨盆有些后倾,他在一个正常的按摩床上给我做了一些局部的肌肉和穴位的按摩,过程十分疼痛,然后要在一个很矮的按摩床上做正骨,这个床只有大概半米高,方便医生正骨的时候使劲。

  我很紧张,因为正骨的那一下推要很大力,我本来就疼得厉害,生怕他用大力我会疼得受不住。每次他会先比较轻柔地活动我的腰部,然后大力压一下,我听到自己得骨头咔嚓一响。

  但是这些正骨对我都没有凑效,每次我从平躺位置起身以后,就会开始剧痛。尤其是郎医生有一批实习生跟着,没事我就挺愿意让他们拿我练练手做个舒缓性的按摩,但不管是正骨还是舒适的按摩,和平时一样,站起来的以后的几分钟内,疼痛就会排山倒海的回来。

  有趣的是:郎医生的妻子曾经在德国留学,他自己也学习了很多德国的理疗方法,其中一个方法似乎对我短期有效。

  他用一块医用胶粘拉我的肌肉,让胶布把两个部位的肌肉拉紧,目的是放松中间这个疼痛部位的肌肉和神经。第一次他在我的脚底板和小腿之间粘了胶布,我的小腿竟然真的不痛了,郎医生说这是德国医生发明的方法,可是在德国的时候都没有人给我试试这个办法。

  在颐尔康,我也做过很多不知道有没有效果, 但是很贵的治疗。也许应该叫保健吧,保健是个深坑。

  比如做一次要三四百的姜疗。中医讲究的细节很多,听说在节气的时候做艾灸或者姜疗事半功倍。于是我听麻医生的建议,在冬至那天找他的同僚宋医生做了个姜疗。

  这个姜疗也有意思,先是趴着,上衣脱了在背部垫一张无纺布。紧接着把打碎的生姜敷上去,再在生姜上铺一层艾绒,然后开始在你身上点火,让那一层艾绒隔着生姜在你背上燃烧。

  治疗床的上方有个吸烟器,看起来像个抽油烟机。尽管这样,一进房间还是烟雾缭绕的,虽然是保健行业,但工作人员整日呆在这样的环境里却是很不健康的。要是用托马斯的话来说,这跟抽二手烟并没有什么区别。

  等一层艾绒烧完,她们会再铺一层继续烧,如此反复几次,以达到生姜渗透到身体驱寒湿的效果。有时候太烫,她就会隔着无纺布用手在我背上摸一下,这样温度马上就会降下来。

  当我躺在那里,看着肚皮上方的艾绒一层层燃烧,抽油烟机轰轰作响,感觉太奇怪了,我对旁边的人说:“这感觉有些像是在提前体验一把火葬”。

  那是圣诞节前夜,德国大雪纷飞。这是个家庭团聚的日子,家家户户烛光温柔。我也有些想念远在德国的托马斯和伊娃了。

  我的圣诞礼物是容嬷嬷送的,趴在治疗床上听麻医生叫助手拿针过来,手上毫不犹豫的把我扎成刺猬。背上的针扎起来其实并不太痛,屁股上扎着才是真的疼。

  我以前爱跑步健身,屁股结实得很,短针还不行,得用长针。一针下去臀部肌肉应激反应,猛烈收缩。疼得我受不了了还不敢动丝毫。手心里都是冰凉的汗。

  我小侄女跟着妹妹来接我,看到我被扎针以后就吓哭了,死活再也不肯进诊疗室。自此她哭闹着要抱的时候,她妈妈只要拿出”抱她很伤腰椎,如果妈妈也腰疼了也要被扎针的理由”她就再也不闹着让她妈妈抱了。我想还好是扎背上,自己看不见,看得见得话,会不会两眼一抹黑晕过去?

  通过麻医生,我才知道,真正的针灸。不只是容嬷嬷扎针那么简单,而是扎针后在针尾插一节点燃的艾条。麻医生说这才是真正的传统针灸,是针+灸为针灸。

  扎针还是挺疼的,我最怕臀部肌肉上的针,扎上以后再不敢动丝毫。当麻医生的助手过来给我点艾灸的时候,我的神经高度绷紧, 哪怕她只轻轻的插上去,于我都是四两拨千斤,随时都觉得会天崩地裂。

  我趴在治疗床上,像只刺猬般顶着一背的针,针尾燃烧的艾灸烟冉冉升起,像是过去做了很多对不起身体的事情,如今出了故障,我在虔诚地祭拜自己的中枢神经!人总是要经历困苦后才得以成长和重生。回想起那段治疗的日子,我却不再是痛苦的,反而格外珍惜当下没有疼痛的生活。

  推拿,正骨、针灸、艾灸、姜疗搞完一圈,我的椎间盘反反复复。偶尔中间会稍微好几天,然后又会突然恶化。最后一次麻医生给我针灸的时候,为了尝试帮我止痛,他在我站起来的时候,往我手和手臂上扎了几针。

  我永远都忘不了那个瞬间,痛得在别人面前眼泪珠子毫无控制地流下来,大概有10分钟我完全无法缓解镇静,眼泪哗哗哗的无声坠落。麻医生和她的助手还有同诊室的宋医生看得都有些手足无措了,只能默默地给我递纸巾。

  虽然没有医治好我,但是我内心并不怪麻医生的,因为医生也不是万能。至少他还是很用心的替我医治,那么久没有效果,我看得出他也很沮丧。感谢每一个陪我走过一段疼痛岁月且对我心怀慈悲与善意的医生。

  最后他觉得自己无能为力了,推荐我试试他们总店医院的张晓龙医生。据说是针刀创始人朱汉章的传人。

扑克王APP

返回顶部